明瑜

历史爱好者,主三国,明朝
本命三国季汉丞相,令君粉,周瑜粉,明崇祯粉
站颍川组,玄亮,曹荀,策瑜,权逊等
喜欢诗人们,比如元白,轼辙
喜欢先秦诸子百家
APH耀all,仏英,米英党
中华女子学校粉,主京沪,星汉,哈长
游戏:古剑奇谭1.2,恋与制作人
小说涉猎不多,渣反cp冰秋,魔道双道长
热爱配音
以上,希望有同好

送给那个思想碰撞的诸子百家~

元白的名句
他们感情真好……

似是故人来【三国】

似是故人来【权逊 隐策瑜】 历史向 非考据 文笔渣

东风又吹,吹的碧波起了皱痕,吹散了江上的氤氲白浪,只余琴声渺渺如斯。
风总带着些意象,秋风凄切,春风得意,可冬风总是凛冽而刺骨的。他站在江岸,忆起当日火漫千里,映红江波,像极前时舳舻千里,大破曹军。
大都督善琴,对江奏一曲《长河吟》成千古绝唱,后人常追忆前人,以前人为自己所追寻的英雄,可自己又如何追寻得到?
长沙桓王寄全部信任予大都督,他也自然不负故人所托。可如今君主不信任臣下,猜忌多疑,子嗣自相残杀,臣子又如何能不负君托?

臣子也有心,臣子也会心寒啊。

又是多少年前,君王也曾不畏流言,全力回护臣子。也是那时,他将自己交予了江山,交与了黎民,也荷蒙国恩,愿为君王披肝沥胆。
如今时移,初心未变,他朝东方拜去,雪簌簌而落,好个澄净天地。正如他秉持正道,匡护天下,纵死亦无悔。
想来……抗儿已然自立,此去……虽有遗憾,并无后悔。
他转过廊下,推开木门,点一盏青灯,执笔而书-

太子正统,宜有磐石之固,鲁王藩陈,当使宠秩有差,彼此得所,上下获安,谨以叩头流血以闻。

搁笔,窗外落雪寒深,天地寂寥,他立在窗旁,望向东方。一眼望穿,似是建业百姓街市,富庶安康。再望向那深宫,君王侧首视书,香炉中烟气轻萦,漫遮殿堂。
他长叹,缓缓抚壁身子滑落,最后执起当年君王予他的那枚玉佩,含笑轻言:

伯言,终未负陛下。

天地孑然,院墙朱漆有些褪色。后来史官史笔如刀,只余几字了结他一卷人生:

陆逊死时,廉,家无余财。

END

这里明瑜,求同好~

华夏【王耀中心短诗】

是一盏烛灯
照亮彼岸故乡的家
无须叩问客从何处来
清雅的茶香中蕴藏着
边关的风雪
京城的繁华
相融成一种乡情之后
波涛是历史的荡气回肠
壮观如
一条永不干涸的历史长河
是一条古道
记忆着泛黄的丝绸与绢帛
悠悠千载
不见尽头的远方
响彻道路的驼铃
依旧伫立于此的故人
丝路的纽带构筑起国家的繁荣
是一座宫殿
看尽了人世间云卷云舒
衣冠茶酒
一如五千年的风华
风便是你腾飞的思绪
千帆过尽
清晨的霞光是盛世的缩影
你乃是一位高超的演奏家
曾经也低沉地奏过凄凉的歌
却从未放弃与消沉
五千年不是一首可以平淡演奏出的乐曲
而是一曲名为华夏的赞歌

这是什么tag?求问XD
什么时候恢复啊,我看有的已经用乱码写拟人了hhh

【黑塔利亚】【米英】这梦醒他干啥

联五都是宇航员。
碰巧,他们还在一艘宇航船上。
这一天,他们要外出完成一个室外作业任务,阿尔一个人绑着保险锁就出去作业了。
很不巧的是,阿尔敲敲打打完成了作业,一个不小心,保险锁上的锁链松开了,阿尔飘了出去。
这就很尴尬了。
终于,当舱室里的四人发现阿尔已经很久没有回来的时候,派了王耀出去看看。
一出去,傻眼了。
“阿尔身上的保险锁开了,他现在没办法回到飞船。”
“……小阿尔玩大发了。”
“谁去救他啊!人在太空里撑不了太久的,混蛋!”
“救那个死胖子恐怕有点费劲呢……”
“不用麻烦,这样,找一个人身上绑着保险锁过去拉他一把就没事了。”王耀的声音响起。

“亚瑟你给我拉好点,锁扣的紧点啊。”王耀告诫道。
“好好好,小耀你放心吧,我按着我的腰围来,没问题的。”伊万回答道。
“诶……”王耀刚要说话,伊万就道:“亚瑟已经出去啦^L^”

“王耀……”亚瑟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
“怎么了?”王耀隐约觉得状况不太好。
“我的保险锁……松了……”亚瑟断断续续地轻声道。
“……”
果然,那个蠢熊!他的腰围,跟亚瑟的腰围,能是一样的嘛?!
“亚瑟啊,怪就怪你太瘦了……”
“所以王耀你帮我想想办法。”
“办法是有的,我跟你说啊,你们两个人拉在一起转,把其中一个人甩回来就行。”
“……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你俩可小心现在别乱动啊,飘远了就真没办法了。”
“……好。”亚瑟的声音突然异常冷静。
弗朗西斯莫名的一直安静,而伊万也一直没有回来,整个舱室安静的可怕。

“亚瑟,王耀他……怎么说?”
“只能活一个。”干脆利落。
“这就麻烦了啊……”阿尔喃喃道。
“这有什么可麻烦的,二选一,再简单不过了。”
“这反而是更艰难的抉择啊。”
“……时间拖久了不好,赶快做决定吧。”亚瑟轻轻道。
“我来做决定?”
“是。”
“你回去吧,我留下来。”阿尔道。
“……”
“不行,你回去。”亚瑟看了看阿尔,又看了看舱门,摇摇头。
“不可能!”
阿尔突然道,“亚瑟,现在情况很简单,你回去,我留下来,听明白了吗?拉好我的手!”
亚瑟脸上的表情让人有些看不清楚,甩开阿尔的手“不要闹,我是你哥,听我的。”
阿尔尽力靠近亚瑟,轻轻道:“好,这算是一个理由,但是我有一个理由,你说服不了我,亚瑟。”
“我爱你。”

“我的天哪!”阿尔激动地从床上坐起来“这是哪门子的怪梦!”
“怎么了?大惊小怪。”亚瑟系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
“……亚瑟,你在做什么?”
“我听到你做梦对着我说“我爱你”就想到你可能是需要我的食物治疗一下,就去做饭了。”
“……hero还是被甩出去的好。”


这里笙歌,求同好(●'◡'●)ノ❤

【黑塔利亚】王家日常段子

“大哥,你看什么呢?”王湘拿着一包零食边吃边问。
“小湘吗?我看纪录片呢。”王耀唇角带着一丝微笑回道。
“纪录片?什么纪录片能让大哥这么入神?”王津凑过来。
“嗨,大哥看什么纪录片不认真啊,大哥最喜欢的不就是纪录片了吗?”王苏在厨房一边擦盘子一边说。
“所以说,大哥你究竟在看什么……”王湘道。
“《东方主战场》,挺不错的。”
一阵沉默过后,王湘开口。
“……大哥你怎么忽然看这个。”
“做得好就看啊,也没什么为什么的。最近阿红做的纪录片都很不错呢,画面衔接很好不说还很真实。”王耀轻笑。
“……《东方主战场》”,是讲抗日战争的吧?”王津道。
“嗯。”
“大哥……”
“我没事,只是想想过去,再看看未来,就什么都不怕了。”
“前方的路还长着呢,不是吗?”

这里笙歌,求同好(*˘︶˘*).。.:*♡

【黑塔利亚同人】【灵魂互换梗2】

一盘赌下来,王濠镜起身笑道:“好了,京哥不必忧虑,这位准是大哥没错了。”
王京问道:“濠镜为何如此说?”
王濠镜收起赌具道:“每个人赌都有自己的风格,而大哥的风格极为特殊,刚柔并济,出手果断,即使失败却从来不会懊丧,取胜之时从不志得意满,而是能为长久之计,濠镜与许多人都曾经共同相赌,但能真正作为对手的除了那三位也就只有大哥了。”
王濠镜顿了顿,道:“本田先生的手法不仅果断,而且极为狠辣,但是又极为冷静,令人找不出破绽。而濠镜之前说过,大哥的手法刚柔并济,平静之中却波澜四起,而收手之时不急不快,这就是大哥独有的特点。”
王京被这一段话给弄愣住了,最后来了句:“濠镜……果然是高手啊。”
王耀没说什么,也起身,过了一会儿道:“有劳濠镜了,这种事情我也从未经历过。今日联/合/国还有会议,阿京,我们走吧。濠镜回去的路上也一定小心。”
王濠镜点点头,送了二人出去。
王京作为王耀的司机,在车上忍不住问:“大哥,其他国/家也会这样吗?”
王耀沉默了一下,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至少本田菊会。”
王京不再说话,只是偶尔抬头看看时间。

有吃耀all或者左耀的吗,来扩列啊‎(∩❛ڡ❛∩)
还有,有又萌aph又萌三国的吗……
这里笙歌哦

【黑塔利亚同人】灵魂互换梗

【灵魂互换梗】
王耀-本田菊
伊万-王耀
阿尔-伊万
亚瑟-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亚瑟
本田菊-阿尔
“唔……联/合/国又要开会……”王耀打着哈欠从床上不情不愿地爬起来。
走到门口,王耀理了理领带,刚走下楼,就发觉有点奇怪。
我平时还是能够到那个文件袋的,为什么今天够不到了呢?果然老年人个儿越来越矮吗?
哎……
长叹一声,王耀起身走到厨房,简单地做了两份中式早餐。刚把早餐端到桌上,王京就出现在门口,一脸冷漠地看着他。
这是怎么了?
王京先开了口:“本田先生,即使您想与大哥谈事情,两国之间也应事先互相发出通知,怎么,本田先生当真以为这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王耀当场就懵在那里了。
好一会儿,王耀才开口:“阿京,这是怎么了?我变成本田菊了?”
王京也愣了一下,疑惑道:“先生究竟是谁?”
王耀道:“我是王耀。阿京,我现在是本田菊的身体吗?”
王京道:“大哥,真的是你?稍等,我去找濠镜来。”
王耀轻轻点了点头,濠镜昨晚和他谈了些关于澳/门转型的问题,太晚就直接睡在这边了,叫他来也不为过。
没过多久,王濠镜就来了,刚看到王耀时,也少不了几分吃惊,随后便说:“我知道,京哥,我正好带了赌具来,一切赌一盘就知道了。”
“……濠镜。”
“嗯?”
“你为什么走个路还要带着赌具?”
“闲来无事,摆弄着玩玩,有益身心健康,京哥不必担心。”
“……好吧。”

这里笙歌,请多指教哦